• <center id="2c2c4"><bdo id="2c2c4"></bdo></center>
  • 專欄/生活/日常/紅樓夢之賈雨村結草銜環的報答甄士隱

    紅樓夢之賈雨村結草銜環的報答甄士隱

    日常 2021-12-17 12:32--閱讀 · --喜歡 · --評論
    粉絲:27.7萬文章:41

    紅樓里面是用賈府的有色眼鏡寫賈雨村的,實際上賈雨村的為人是反過來的,紅樓一貫是寫反話。

    賈雨村對甄士隱的結草銜環

    賈雨村對甄士隱到底如何?很多人讀紅樓的感覺就是賈雨村對甄士隱給他的幫助,基本無視,找到了英蓮,也沒有解救讓甄家知道等等,但事情真的是這個樣子么?其實紅樓對這一段也是假語存真事隱,要讀出來其中不同的細節。

    筆者在葫蘆案的那一節,已經分析了,賈雨村辦理的葫蘆案對拐子嚴懲殺掉,為甄家報仇了。而他若說出來被拐的是英蓮,以賈雨村的身份關系,按照規定他在案件當中要回避。因為他娶了甄家的嬌杏,嬌杏已經扶正,而且這類情況嬌杏要當甄家養女,不能再是奴婢了。葫蘆案也只有賈雨村來辦,拐子是要被挖出來嚴懲,其他人來辦,都不會是揭露拐子,讓薛家或馮家買英蓮有瑕疵,案中各方也不會承認英蓮的拐賣。賈雨村在葫蘆案上,把拐子給定性了,等于給英蓮恢復了良家背景。良家背景對英蓮能夠很快在薛蟠娶親之前,就成為了正式的妾,而且后來在通行本里面還扶正了,英蓮良家的身份非常重要。否則是賤籍買來的奴婢,在有身份可以穿長衫的官商之家,古代禮法不允許扶正,他其實是最大限度的幫助了英蓮。本節下面要分析的重點,就是當年甄士隱給賈雨村的人情有多大,而賈雨村又怎么還甄士隱的人情。

    對賈雨村與甄士隱怎么認識的?書里是這樣寫的:忽見隔壁葫蘆廟內寄居的一個窮儒──姓賈名化、表字時飛、別號雨村者走了出來。這賈雨村原系胡州人氏,也是詩書仕宦之族,因他生于末世,父母祖宗根基已盡,人口衰喪,只剩得他一身一口,在家鄉無益,因進京求取功名,再整基業。自前歲來此,又淹蹇住了,暫寄廟中安身,每日賣字作文為生,故士隱常與他交接。

    生于末世,就是趕上改朝換代,家業沒有了。而賈雨村當時的身份,書里沒有直接介紹,不過從書中他要進京會試來看,則賈雨村是舉人無疑,而他在葫蘆廟,是因為“淹蹇住了”,淹蹇的原意淹是發水淹沒導致阻滯,蹇是停留、阻滯、困苦不順利,引申的含義是艱難窘迫坎坷不順,從后文賈雨村趕考要“買舟西上”而不是傳統路線順流東下,作者用此詞應當有原意發水的含義。賈雨村遇到一時的困難。這里的前歲,不是前年,而是去年!例如唐韓愈的《祭湘君夫人文》:“前歲之春,愈以罪犯,黜守潮州?!睔v史上韓愈于元和十四年貶潮州,十五年作此文。所以書中故意的一個歧義,賈雨村在葫蘆廟中的時間有限。

    賈雨村遇到困難,酒后告知了甄士隱,甄士隱毫不猶豫就解囊幫助了。雨村因干過,嘆道:“非晚生酒后狂言,若論時尚之學,晚生也或可去充數沽名,只是目今行囊路費一概無措,神京路遠,非賴賣字撰文即能到者。”士隱不待說完,便道:“兄何不早言。愚每有此心,但每遇兄時,兄并未談及,愚故未敢唐突。今既及此,愚雖不才,‘義利’二字卻還識得。且喜明歲正當大比,兄宜作速入都,春闈一戰,方不負兄之所學也。其盤費馀事,弟自代為處置,亦不枉兄之謬識矣!”當下即命小童進去,速封五十兩白銀,并兩套冬衣。又云:“十九日乃黃道之期,兄可即買舟西上,待雄飛高舉,明冬再晤,豈非大快之事耶!”雨村收了銀衣,不過略謝一語,并不介意,仍是吃酒談笑。那天已交了三更,二人方散。

    上面的情節要注意幾個細節,一個是賈雨村說出來了困難,然后甄士隱說了“大比”和“春闈”,都是會試專門特指,說明甄士隱得知了賈雨村是舉人。而甄士隱給賈雨村支持,似乎是雪中送炭,但賈雨村的表現“不過略謝一語,并不介意”很多人看到這里,已經覺得賈雨村的不近人情了。

    而更進一步讓讀者覺得過分的,則是賈雨村的不辭而別:因思昨夜之事,意欲再寫兩封薦書與雨村帶至神都,使雨村投謁個仕宦之家為寄足之地。因使人過去請時,那家人去了回來說:“和尚說,賈爺今日五鼓已進京去了,也曾留下話與和尚轉達老爺,說‘讀書人不在黃道黑道,總以事理為要,不及面辭了?!笔侩[聽了,也只得罷了。此處情節被當作了賈雨村冷漠和不近人情的證據,但實情則應當是真的時間緊張,要急著趕路。

    賈雨村急著走,原因是時間緊急,他本來就是要趕考的人,因為“淹蹇”才在葫蘆廟,時間肯定不寬裕,所以是“事理為要”。因此賈雨村一早就趕路,如果他等甄士隱睡醒再去面辭,肯定要再等一天后才能出發了。讀者可能還有一個不知道的事實,就是舉人趕考可以走驛站,政府有補貼,也就是有“公車”。歷史上的公車上書,就是指進京趕考的舉人上書,舉人有一個別稱就是叫做公車。賈雨村要不是路上遇到意外情況,他去趕考,路費應當足夠。此情況與元代戲曲時的趕考需要自費不同。而賈雨村如果走驛站,因為“淹蹇”的原因,肯定是趕不到考場了。書里前面情節還有一個細節,甄士隱要給他銀子,是讓賈雨村“買舟西上”,也就是單獨租船,坐船繞路趕往,在金陵往西走,是逆江而上。傳統的南京到北京的線路,行程走法則是向東順江而下,到鎮江走揚州陸路或者水路的京杭大運河。當時陸路或者運河正常的路線,應當是被“淹蹇”給堵塞了。既然繞路,賈雨村的行程肯定時間非常緊張。

    對甄士隱給賈雨村的錢,現在不少人分析按照當時的購買力,對普通人家五十兩銀子是一個巨款了?!督鹌棵贰防锩尜I一個粗使丫頭是5兩,一個能夠干點活的,6兩。雖然清代銀子比明代貶值,50兩也是大數目。紅樓里面趙姨娘的家屬死了,家生奴給20兩,外賣的給40兩。劉姥姥進入大觀園得到20兩,所以50兩絕對的大支持。明清時代的農田,大約平均二兩多一畝,可以買很多土地了?,F在很多人對甄士隱人情的大小理解有誤,雖然50兩銀子對當時的普通人已經不小了,但從對趕考士子的投資角度,在當時的潛規則下卻反過來了。

    甄士隱為何立即給賈雨村拿錢,原因就是喝酒知道了賈雨村舉人身份,要春闈大比去考進士,同時對賈雨村的才情非常認可,認為他多半可以中進士。過去舉人基本都可以做官,三次會試之后不中還可以大挑舉人,大概率可以當上知縣,比如張之洞的父親張瑛就是大挑舉人當的知縣。還可以看看《儒林外史》,范進中舉之后,立即就有人拿錢。所以賈雨村自帶信用,對甄士隱只不過是“略謝”而已。為何是略謝?現代人不知道的是,在當時對甄士隱而言,遇到賈雨村才是奇貨可居。賈雨村是舉人,甄士隱給賈雨村錢,以對舉人贊助考費,應當給的錢數標準衡量,在當時的社會一點也不高。就如呂不韋遇到異人,給異人多少錢,都是一筆重要的投資,而不是友情贊助捐款。

    真實的情況給五十兩到底多不多,當時社會的潛規則怎么樣?可以看《儒林外史》里面的情節進行驗證?!度辶滞馐贰肥乔宕鷧蔷磋鲃撟鞯拈L篇小說,成書于乾隆十四年(1749年)或稍前,現以抄本傳世,初刻于嘉慶八年(1803年)。與《紅樓夢》是同時代刊行的,該書以寫實著稱,很多內容是當年社會潛規則的寫照,其中的科舉世態,互相可以印證。

    我們看同時期的《儒林外史》,范進中舉之后,馬上張鄉紳就在第一時間送了五十兩銀子,而且還送給范進了一個大房子,范進絕對是立即脫貧了。所以甄士隱贈予賈雨村的五十兩銀子,在當年社會背景之下真的不多。在《儒林外史》當中,對中舉后的范進,是一群人搶著送錢,“果然有許多人來奉承他;有送田產的,有人送店房的,還有那些破落戶,兩口子來投身為仆,圖蔭庇的?!痹诋敃r這個是常態。因為中舉就可以當官,可以得到蔭庇,還可以免稅賦和徭役。

    賈雨村的困境,就是身在異鄉,沒有人識得他的舉人身份,而甄士隱發現他是舉人,發現了奇貨可居,因此趕緊拿錢生怕慢了,立即就“速”封了銀子送來,書中一個速字把當時的狀態生動的寫了出來。儒林外史第七回中范進“會試已畢,范進果然中了進士。授職部屬,考選御史。數年之后,欽點山東學道?!?很快,范進由范學道升為了范通政。在十八回中描述范進時“今通政公告假省墓,約弟同行,順便返舍走走?!?通政使是正三品,屬于副部級,算是衣錦還鄉了。正所謂“三十老明經,五十少進士”,范進無疑是幸運的人,在五十七歲那年終于考取了進士。而書中范進當時中秀才是首卷,也就是第一名,也非常不容易。范進的中舉,對各方想象空間很大,他當時五十多都不算老,因此爭相送錢給他,才是當時的社會規則。當然范進成為高官,所有給他送錢的人,潛規則的投資回報極為豐厚。

    與此類似的,五十兩銀子,給的真的是不多,在《儒林外史》當中,范進老師周進他人給的銀子數量四倍于范進和甄士隱呢!而且當時周進連秀才都沒有中?!度辶滞馐贰窌袑懼苓M一進了號,見兩塊號板擺的齊齊整整,不覺眼睛里一陣酸酸的,不知道是悲從中來的發泄,還是靈光乍現的奮力一搏,周進一頭撞在號板上,直僵僵不省人事。他蘇醒后滿地打滾,放聲大哭。幾個商人得知原委,答應每人拿出幾十兩銀子,讓他納監進場。次日,四位客人果然備了二百兩銀子,交與金有余;一切多的使費,都是金有余包辦?!底趲焷硎′涍z,周進就錄了個貢監首卷。到了八月初八日進頭場,見了自己哭的所在,不覺喜出望外?!鹩杏嗤菐讉€客人,還不曾買完了貨。直到放榜那日,巍然中了。眾人個個喜歡,一齊回到汶上縣拜縣父母、學師?!骄?,又中了進士,殿試三甲,授了部屬。荏苒三年,升了御史,欽點廣東學道。周進當時連秀才都不是,是路人見他的可伶,就給他湊了二百兩兩銀子捐了一個監生,他才獲得了考舉人的機會,然后考上了舉人。

    當時周進的情況,比起范進和賈雨村是舉人,還要差太多了,這都有人給范進和賈雨村的幾倍銀子,因此甄士隱給賈雨村50兩銀子的舉動,不是純友情幫助,而是抓住了投資賈雨村的良機。類似的情況,還有胡雪巖的傳記,當年胡雪巖的發家,也是給一個捐官的王有玲,私自給了他幾百兩銀子,讓他的捐官可以生效,而捐官補到實缺的機會,比科舉得中舉人的機會還要小。為啥給他們銀子,不是友情不是善心,就是投資性的豪賭,大概率可以獲得超額回報。

    寫到這里,前面都是小說和傳說,但筆者還可以講一段可能與自己家還有交集的真實歷史。典故是關于徐郙的故事。徐郙[fǔ],同治元年(1862)狀元,先后授翰林院修撰、南書房行走、安徽學政、江西學政、左都御史、兵部尚書、禮部尚書等職,拜協辦大學士,世稱徐相國。清咸豐年間,史(夢蘭)在京偶遇來自南方江蘇嘉定落榜不第的舉人徐郙。徐郙趕考在1860年前后,英法聯軍第二次鴉片戰爭和太平天國、捻軍等驛站中斷,返回上海下次趕考再來京也不方便,英法聯軍進北京也亂,同時準備在北方待考下一科會試。落第舉子奇貨可居,經史夢蘭周旋到京津城外備考,先把徐郙介紹給汀流河劉石各莊劉家借居,他嫌劉家待他不夠好,沒有新房,族人不夠恭敬,又跑到了樂亭廟上崔家。崔家為了支持其讀書,在冬天搶工蓋房,不惜工本以酒和泥以不凍,支持了徐郙三年。徐郙和崔佑文的五哥崔長文結成金蘭之好,拜了崔母為義母。徐郙再次進京應試,一舉得中頭名狀元,徐郙的狀元喜報給報到了樂亭崔家,所以徐郙變成了地方志記載的樂亭狀元。古代各地也是爭狀元,也不是隨便可以說狀元是本地的。寫入地方志算地方官政績,能夠寫入地方志,把江蘇狀元變成河北狀元的關鍵,就是他中狀元的官方報喜給了誰。徐郙是家中沒有族人,與賈雨村狀態類似,所以誰出資支持他科舉,得中的報喜就給誰。崔家支持他,中狀元一般難以期望,但只要中進士的喜報過來,就不得了。所以崔家對徐郙的花費是投資,最后高中狀元應當是超預期,能夠考中進士應當就是非常滿意了。徐郙高中以后崔家的所有投資,是暴利回報。崔家可以按照翰林的規制修他們家的大門了,而且算做翰林的家產都可以免稅了。崔家豪門大戶,僅僅是免稅的利益就極為巨大。筆者奶奶是唐山劉家出身可能與之相關,好友人大的賈晉京教授特別找了此典故給筆者。

    此外清代狀元徐郙還與《紅樓夢》有特別的緣分,紅樓夢的庚辰本就是徐郙所藏,成為人民文學出版的紅樓通行本的底本。1933年胡適從徐郙之子徐星曙處得見此抄本,并撰長文《跋乾隆庚辰本<脂硯齋重評石頭記>鈔本》。1948年夏,燕京大學從徐家購得,成為北京大學圖書館藏書。

    過去窮酸的是秀才,舉人是周圍的人可以投獻,奇貨可居。徐郙就是一個落第的舉人,而且家貧錢不多,沒有宗族支持,是一個絕好的投資對象,雙方對這個投資的價值都很清楚。過去糧食的相對價格比現在高多了,而酒更貴,要四五斤糧食才出一斤酒,以酒和泥給徐郙蓋房,多么奢侈就可以知道了,這可遠遠超過甄士隱的五十兩銀子。徐郙與賈雨村可比,徐郙的舉動,比賈雨村對甄士隱,那要高傲難伺候多了。因此古代的舉人要缺錢,必有特別原因。舉人賈雨村的窮是路上出意外,他的窮舉人之窮是相對的窮,是與賈府巨富來比較,不是與一般百姓甚至鄉紳來比較。碰到有才干的舉人缺錢,就是機會,只要有錢,都會撲上去。賈雨村的舉人應當剛剛中舉不久沒機會去回鄉如范進那樣斂財,否則不會身上錢不多。沒有會試落第的記錄,新舉人更有想象空間。

    按照賈雨村的性情是喜歡云游,過去講壯游,杜甫有《壯游詩》可以看看杜甫轉了多大的圈子,讀書人行萬里路是一個學習的過程,讀書人云游的費用,就是賣字和教館,紅樓賈雨村也是如此,葫蘆廟是賣字,后來揚州的私塾教館。賈雨村此時的“淹蹇”應當就是在云游的途中,不在趕考的驛路之上,去北京趕考要自己承擔費用,而且也因為“淹蹇”,回不到驛路之上了。賈雨村的籍貫地湖州到北京趕考,古代最好是走水路,從太湖直接進入到京杭大運河,不會到達金陵,也就不會葫蘆廟見到甄士隱,所以賈雨村應當是在云游途中,正常情況是他要從金陵水路順流東下,回家再北上走驛站趕考,只不過在葫蘆廟耽擱了下來。賈雨村標準的趕考路線京杭大運河,古代真的會淹蹇(這個是本意,困難是引申意義),尤其是黃河發水導致淤積經常有。因此書中是“買舟西上”!

    甄士隱挖掘賈雨村的奇貨可居,賈雨村的舉人相比其他舉人還有優勢:一來他非常年輕,不是范進周進那樣五六十歲的人,二來則是他的相貌非常好,書里描述他相貌:雖是貧窘,然生得腰圓背厚,面闊口方,更兼劍眉星眼,直鼻權腮。賈雨村是一個偉岸男子漢的形象。相貌好點翰林的時候有利,年輕則可以多次會試,三次會試之后就可以大挑舉人了,也就是有了當縣令的機會,就算考不上進士,舉人最終也是大概率做官,能夠當上縣太爺一級的官吏。而且大挑舉人由王公住持,主要就是挑相貌好和年輕的,賈雨村優勢巨大。還有最重要的一點,賈雨村是湖州人士,科舉鄉試看籍貫,湖州也是著名的科舉之鄉,中舉非常困難,但中舉以后,進一步得中進士的概率非常大,遠比其他地區考中進士的比例大。所以賈雨村就是甄士隱的機會,不是簡單的甄士隱的樂于助人了,規則甄士隱賈雨村都知道,因此賈雨村不介意和略謝一語,完全符合當時的社會行為規范,只不過現在的讀書人地位下降太多了,大家不能理解了。

    書中的賈雨村中了進士點了翰林,官方的喜報給了誰?書里沒有說,但實際上賈雨村家里沒啥人了,應當是與徐郙類似給了甄家,甄家拿著就可以避稅利益巨大。只不過在甄家被火燒搬家以后找不到他們了。賈雨村一到如州,就有意的在尋訪甄家,否則嬌杏門縫里面看新老爺,怎么就被發現和傳了封肅去府上問話呢?如果賈雨村把他中進士點翰林的喜報報到了賈家,那么賈家還要立一個翰林牌樓,也應當沒有了以后的“擅纂禮儀”一說了。賈雨村若是賈家相關的入贅女婿,喜報報到嬌杏甄家,屬于妾的娘家了,當然是“擅纂禮儀”了。因此書里面是賈家人視角,賈府從不提賈雨村是翰林,因為他的翰林喜報沒有給賈家。

    書中對甄士隱支持賈雨村趕考的銀子和衣物,賈雨村還加很多倍還了錢和物!書中是:至次日早有雨村遣人送了兩封銀子、四匹錦緞,答謝甄家娘子。紅樓賈雨村還錢,與范進周進拿別人送的銀子不還有本質不同,而且數量加了多少倍。書中甄士隱給賈雨村是“速封五十兩白銀,并兩套冬衣”,賈雨村還的是“兩封銀子四匹錦緞”。這里兩個“封”字是含義不一樣的。一個是動詞,是包裝封裝的意思,另外一個是量詞,書里故意這樣暗寫。封作為量詞的時候,一封銀子是五百兩,二百五正好是“半瘋”,罵人的二百五這個詞,就是從這一個典故來的。二百五原來和銀子有關,想來并沒有多少人知道,讀者多半沒有注意和讀懂這個細節。五百兩銀子一個封裝起來,重量正好是三十多接近四十斤(金衡16兩一斤,清代一兩銀子是37.30克,一封銀子算上包裝,大約就是現在20公斤的一個旅行箱的重量),便于攜帶搬運。而錦緞是用匹這個量詞的,一匹古代的單位,《說文解字》,匹,四丈也。從八匸。八揲一匹,八亦聲。普吉切文七。也有說是十丈的。過去是窄幅的,一匹的面料,大約可以做一套漢服。

    甄士隱當初給的是兩套冬衣,賈雨村還了四匹錦緞。而錦緞,在古代沒有機械織造電腦提花的時代,屬于極貴的絲織品,價差遠遠超出有了機器紡織后,現代人的價格概念。絲綢品種出現了細化,主要有絹、綺、錦等三類。絹是平紋絲織品,具有質地輕薄、耐用平整的特點,綺是有花紋的絲織品,分為逐經提花和隔經提花兩種。錦是經人為加工后,織有彩色花紋的絲織品,美觀大方,華貴莊重,價格最高。錦緞是般指經緯絲先染后織,色彩多于三色,以經面緞、斜為地、緯起花的提花熟織物,屬于色織綢,比一般的絲綢要貴很多。古代織一匹絹需要兩個人相互配合,費時五天才有織成;織一匹綺需要五個人,耗時更長;為皇室和貴族專供的織錦面料,則是普通絲織品二十倍以上的工作量,織造高級錦緞一匹有的甚至長達數年。所以錦緞的價格極貴,大觀園買窗簾等花了二萬兩銀子,窗簾用的是紗,最薄最便宜的織物。賈雨村這四匹錦緞,可能也需要千兩銀子。

    因此甄士隱給了賈雨村五十兩銀子,賈雨村還了甄士隱一千兩銀子;甄士隱給了賈雨村兩套普通冬衣,賈雨村還了四匹錦緞。價值對比起來,都是給了大約二十倍的樣子。甄士隱對賈雨村的投資取得了超額回報!所以賈雨村對甄士隱給他的財物支持,不是加倍奉還,而是加倍再加個零的奉還了。

    另外賈雨村娶嬌杏,也給了豐厚的聘禮花了大價錢,也帶有極大的情誼。書中:(賈雨村)又寄一封密書與封肅,托他向甄家娘子要那嬌杏作二房。封肅喜的屁滾『尿』流,巴不得去奉承,便在女兒前一力攛掇成了,乘夜只用一乘小轎,便把嬌杏送進去了。雨村歡喜自不必說,乃封百金贈封肅,外又謝甄家娘子許多物事,令其好生養贍,以待尋訪女兒下落。嬌杏聘禮書里明確寫是百金,對百金有很多理解,可以是一百斤銅,也可以是一百斤銀子,也有一百兩銀子也叫百金的,不過紅樓的書里面銀子多少兩就說銀子多少兩,從來不說多少金。所以書中對百金的理解,應當是明清最常見的理解,即一百兩黃金。按照古代大約金銀比價一比十,等于賈雨村給了大約1000兩當嬌杏的聘禮。因為給銀子一千兩是幾十斤重(古代金衡是16兩一斤),封肅送嬌杏過來,那么重的銀子封肅拿不走,百兩金子就好拿了。

    封肅送嬌杏過去,根本沒有談錢談聘禮的想法,對他們能夠攀上知府,把婢女送過去為妾,已經非常滿意了,賈雨村前面的兩封銀子四匹錦緞,對甄士隱當初的50兩銀子兩件冬衣,不光還人情足夠了,算上嬌杏的身價和聘禮也是足夠了。賈雨村再給百金聘禮,就是深情厚贈另有相求了,還“又謝”甄家娘子,應當還有價值不菲的事情。結合書中情節和社會邏輯,賈雨村的訴求應當主要是抬升嬌杏的地位,婢女變養女才有“好生養贍”,若是婢女賈雨村買走就與甄家無關了,養女娶走則甄家娘子是賈雨村的丈母娘,賈雨村要養贍。嬌杏是厚禮聘娶的甄家養女,地位極大不同,以后才有扶正的可能,賈雨村此時應當已有將嬌杏扶正之心。而且賈雨村冒著風險扶正嬌杏,背后也有對甄家的報答,等于把甄士隱變成了岳丈老泰山了。不過由于甄士隱男主人不在,收養女的禮儀應當沒有辦完善,惹得賈雨村扶正嬌杏后來被參劾革職。

    娶嬌杏一千兩銀子是啥概念呢?第四十七回賈赦終究費了八百兩銀子買了一個十七歲的女孩子來,名喚嫣紅,收在屋內。賈赦買入的嫣紅的花費,是當年頂級揚州瘦馬的價格,而賈雨村的葫蘆案給馮淵賠命,馮家人滿意的多多要錢,賠一個小鄉紳的命,在高估的情況下,也就是銀子1000兩。賈蓉捐一個五品廳級官員的龍禁尉,也才1200兩銀子。所以賈雨村的兩封銀子四匹錦緞之外,再給嬌杏的百金聘禮,真的是非常豐厚,足夠甄家復興了。

    至此賈雨村已經花費了1000兩銀子、四匹錦緞、100兩黃金,大概價值3000兩白銀的樣子,而甄士隱一家得到3000兩白銀,大約是與一個中等鄉紳全部家產相當的,等于原來火燒掉的家產,賈雨村給置辦回來了。后來書中王熙鳳計算的賈環婚娶立家的賬,也就是花費3000兩銀子。賈雨村原來是窮儒,他給甄士隱這么多的銀子哪里來的?賈雨村當的是知府,養廉銀才2400兩(初次給的低,后來當應天府知府要缺,應當是3700兩),如果是知縣,只有1200兩。知府的俸祿是80兩銀子80斛米,知縣是45兩銀子,45斛米。唐朝之前一斛是十斗,宋朝之后一斛只有五斗,當時的米價波動極大,但平均下來大約價格與一兩銀子相當。一斗是十升,大約60斤。從此處看到,賈雨村新上任,他的養廉銀俸祿等收入,全部給了甄士隱一家了。新官上任來,各種花費巨多,各種潛規則要花錢的地方也非常多,本來都該用養廉銀支撐,養廉銀可不是都能夠自己揣兜的錢,包括他的辦公費用和各種支出的,但他的銀子都給了甄士隱一家。賈雨村沒有賈政的家底,可以找家里去拿錢。該花的錢沒有花,潛規則沒有辦,因此引發各方對他的不滿,貪酷的說法就來了。沒錢沒有遵守潛規則,是他第一次被參劾而革職的幕后直接原因。等于是賈雨村為了及時報答甄士隱,真真切切的付出了巨大代價。與此對照,書中靠賈府保薦才當上縣官的賴嬤嬤孫子賴向榮,在賈府危難缺錢之時,賈政開口借五百輛銀子,卻只肯給五十兩打銀子來應付。他當知縣日久,書里說手長特別會撈錢,他賴家也靠賈府有了大觀園,根本不缺錢,而且賈政是借錢,要還的都不給。賴尚榮對賈家與賈雨村對甄士隱家有天壤之別。

    還有人說書中后來賈雨村當大官路上遇見到甄士隱,也沒有特別的接待,沒有叫隨從。第一百三回,敘賈雨村事,“升了京兆府尹兼管稅務”。出差途中,賈雨村見甄士隱,心想“離別來十九載”。后來甄士隱的廟里著火了,賈雨村也沒有管,做得不夠盡人情等等。不過在書里這一段,賈雨村的內心不安。他沒有與甄士隱走得很近,也有身份的限制。古代官員與僧道私密往來非常忌諱。寧國府賈敬好道,就準備在官場上別混了。各種造反的組織都與僧道有關。當時甄士隱的身份不明,所以賈雨村非常避諱手下人看見他與甄士隱的過多私密交談。原因還有御史可以捕風捉影風聞言事,對此甄士隱也懂得,他也在躲避賈雨村。倒是書中結尾的時候,在賈雨村被革職以后見面,他倆的交談正常了很多。在此時甄士隱儼然是一個可以未卜先知的大師了。

    還有一點,通行本當中英蓮的結局,甄士隱很滿意,認為被拐只不過是人生一劫。英蓮最后的結局也與賈雨村葫蘆案揪出了拐子,確定了英蓮拐賣身份有關,其他人辦案拐子就未必被懲治。英蓮屬于拐賣,到薛家就不是買來的奴婢,才有扶正的機會,地位也會高很多。原著到第二十九回香菱就帶著自己專屬的丫鬟臻兒了,而且薛家賈家的重要活動也以姨娘出席了,她是正式的妾還有專人服侍。書中甄士隱一家與薛家的情況,甄士隱受岳丈的氣,但岳丈見新任知府賈雨村都“封家人個個都驚慌”,而賈雨村復職升任應天府知府,要看賈家薛家這群勛貴世家們的臉色。所以甄士隱家當時的門第攀親薛家,女兒的身份就是一個高地位的良妾,薛家在薛蟠未娶親的時候,就給香菱明媒正娶地位而非丫鬟收房,應當考慮了當初英蓮的身份。到通行本最后的結尾,香菱被扶正了,薛蟠也悔悟對她好了,還生了薛家的獨苗以承宗祧,在古代被認為結局很好,比紅樓里面的很多人物都要好。在甄士隱嘴里就是“幼遭塵劫”和“產難完劫”,能夠有孩子“遺一子于薛家以承宗祧”,他要去接引了。古代評價人生是結果論,中間過程不重要,僅為度劫而已。香菱的判詞:根并荷花一莖香,平生遭際實堪傷。自從兩地生孤木,致使香魂返故鄉??此坪軕K,被拐又馮淵之死“平生遭際實堪傷”,不過結局生了“孤木”薛家獨苗香火,她最后歸宿返回故鄉很好,甄士隱來接引了。

    綜上所述,賈雨村對甄士隱的人情,結草銜環的報答了。對甄士隱而言,賈雨村是奇貨可居,他對賈雨村是政治投資,而且取得了巨大回報,但現在的讀者大都看不懂。紅樓書中以賈府視角故意貶低賈雨村,對賈雨村也假語存真事隱的春秋筆法,隱藏關鍵細節不易發現。在此之外,還有現代人對當年賈雨村的舉人身份帶來的社會地位,認識是貶低的和完全錯誤的?,F在的知識階層地位,雖然不是臭老九了,但與古代的科舉士子的地位相比,還有極大的差距??婆e士子社會地位的滑落,不光是在建國后,在廢除科舉的晚清,就已經開始了。所以現代讀者,最多是晚清民國時期的概念,對古代紅樓一書創作當時社會運行的規則不能理解。但讀紅樓,真正理解書中講的故事邏輯,就要以當時的社會邏輯來理解,原著作者,不可能以現在的社會邏輯來創作作品。

    ?

    附錄:科舉考一個舉人之難

    古代科舉考一個舉人到底有多難?為何賈雨村是舉人,就奇貨可居?考舉人與現在的選拔考試的難易應當怎么樣的比較?很多戲曲動輒是狀元和進士,現在說古代的文章,似乎進士很容易得到,考秀才就是窮酸,考舉人被看作沒有啥,對古代科舉考一個舉人的難度缺乏認識。關鍵的差別還有,科舉考不上要終身復讀,現在大多數只考一次,復讀也考不了幾次,古代要考一輩子,人數積累下來,就比現在厲害多了。

    下面講一下古代科舉鄉試考舉人大約的比例:

    康熙二十九年規定,江南、浙江的鄉試錄取比例是60:1,乾隆九年又作出規定,大省定額80:1,中省定額60:1,小省定額50:1。要想在如此錄取比例中脫穎而出,絕對不是件容易的事情,這也難免出現考到七老八十,甚至祖孫三代同赴考場的情形了。范進中舉的癲狂,也就顯得順理成章了。

    到了乾隆朝,比例進一步的降低,又如乾隆元年(1736年)工科給事中曹一士奏折對各省鄉試錄取比例的看法是:“會試之額,以二十人而中一名,則鄉試之額,請視會試而倍其五焉,以一百人而中一名,則天下無遺才之患矣?!睋撟嗾鄯Q,順天、貴州、廣西、四川鄉試,“不及百人而中一人”;“江南、湖北兩處,計合一百五十卷始中一名”;江西“于一百二十余名內中一名”;“山西、陜西、福建、云南四省,現在皆系百名中一”;“河南、山東、廣東,皆系百四五十名內中一名不等”。也就是說清中期以后,秀才多了,官員子弟蔭出和捐的監生多了,舉人錄取的比例變得更低,科舉錄取比例的變化,在當年是敏感的大事情,就如現在關注各地高考錄取比例一樣,而且正好的曹雪芹寫書的時代。

    在古代,對科舉孜孜以求的人,可以科舉到白頭,這里也舉一下歷史上著名的白頭科舉的人物:

    在乾隆朝,出現了一個極端的例子,乾隆四十四年的廣東鄉試,一位名叫謝啟祚的考生,時年已經是九十八歲了,他還要再入秋闈。此時,他已有三妻二妾,子23人,女12人,孫29人,曾孫38人,玄孫2人。這個五世同堂的人瑞不僅沒有在家頤養天年,如此高齡仍披掛上陣,征戰鄉試,實在讓人哭笑不得。

    乾隆曾作出規定,鄉試考生如果年齡超過80就會依例賜予舉人身份,而且有的還有可能做上官,但大多是沒有實權的職務,如國子監、鴻臚寺等清閑衙門。

    按理,像謝啟祚這樣的超高齡考生,應該由廣東巡撫呈報禮部,奏請乾隆帝恩賜舉人,可是每次廣東巡撫要推舉謝啟祚時,都被他給拒絕了,而且還信誓旦旦地說:“科名定分也,老手未頹,安見此生不為耆儒一吐氣?”最后謝老爺子在九十八歲高中舉人,揚眉吐氣地做了一首老女出嫁詩:“行年九十八,出嫁不勝羞;照鏡花生靨,持梳雪滿頭。自知真處子,人號老風流;寄語青春女,休夸早好逑?!?/span>

    第二年,謝啟祚又參加了會試,被特別授予國子監司業一職,一百零二歲晉升鴻臚寺卿,活到了將近一百二十歲的高齡?;蛟S對于謝啟祚來說,科舉的過程就是最好的鍛煉,而四書五經也是最為有效的補品。但是,向謝啟祚這樣人生從九十歲開始”的好運畢竟不多,更多的人只能是一年年落第,沉淪于茫茫的考場之中,一輩子都不能中舉。道光二年,廣東人陸云從以百歲高齡才考上秀才,而道光二十年,長沙人余會來以一百零四歲創下參加鄉試的年齡記錄,遺憾的是他最終也沒能考上舉人,帶著遺憾走完了人生。

    上述比例和中舉高齡,可以想見古代要科舉奮斗一個舉人多么的不易。

    從上表,可以看到清代各省舉人比例人數。

    看看古代各地考取舉人大致的人數與現代選拔考試錄取率的比較:

    雖然古代的中舉比例是百分之一,略低于現在985高校在各地的錄取率,但古代的秀才之難,比現在的高中生要少多了。但比例是在秀才監生等有資格去考試的人當中選取,而科舉考一個秀才,也要是一個縣的前30名左右才可以,很多人考到老都難以考中一個秀才。

    清初將推行科舉之省分劃分為大、中、小省三等。其中,直隸、江南、浙江、江西、湖廣、福建為大省,山東、河南、山西、廣東、陜西、四川為中省,云南、廣西、貴州為小省。這種大、中、小省的劃分,只是應用于科舉、教育方面。在清人的論述中亦可看出。

    明清時代,舉人在各省的數量,大約是三年一次鄉試錄取幾十名到一百多名,平均下來就是一個省一年錄取20-40名左右的樣子。因此古代舉人的人數比例,遠遠低于現在的各省考清北的人數,略高于各省因為頂級競賽進入國家集訓隊保送清北的人數。能夠中舉非常不容易。

    所以古代科舉要獲得一個舉人的身份極為不易,因此在古代社會,舉人的地位非常高?,F在貶低科舉,普通讀者對科舉當中舉人身份,應當在當年的社會地位,已經沒有了概念。

    ?



    投訴或建議
    推薦文章
    更多精彩內容
    韓網熱議!韓女星Irene艾琳穿著勉強遮住的胸飾螞蟻腰身材“真火啊”。
    韓女星Irene艾琳穿著勉強遮住的胸飾,螞蟻腰身材“真火啊”。Irene擁有一小撮螞蟻腰的瘦小身材。模特Irene最近在在自己的Instagram上發表了“就是這樣”的文字,并上傳了幾張照片。照片中,是穿著名牌服裝正在拍攝廣告的Irene。Irene露出纖細的腰部曲線的服裝和時尚吸引了人們的視線。在上衣搭配夾克的大膽服裝完美消化,展現了頂級模特的存在感。Irene以毫無贅肉的瘦削身材,展現了她獨有的時尚魅力。果敢的上衣和精瘦的腰部曲線讓網民們驚訝不已??吹竭@些的網民們紛紛表示:“瘋了”、“姐姐真
    韓網熱議!!《素媛》強奸犯趙斗淳被襲擊,20多歲男子潛入爆頭
    據韓媒報道,16日晚上8點50分,一名20多歲男子(冒充警察后)闖入鞍山市的趙斗淳的家,用鈍器砸了趙斗淳的頭。趙斗淳被送往醫院接受治療,但據說傷勢并不嚴重。接到趙斗淳妻子的舉報后出動的警察在案發現場附近抓住了犯人,正在調查中??吹綀蟮赖木W民們紛紛留言“應該給獎勵,勇氣可嘉”、“年輕人的義氣用事,現在人們拿你當英雄,你的犯罪記錄誰來補償”、“應該更用力敲,再踹一腳”、“提供賬號捐款請最好的律師”、“這時那些未成年觸法少年都去哪了”、“頭一次給罪犯加油應援,希望趙斗淳加倍痛苦”、“為他鼓掌,但又心疼
    【韓網熱議】警方證實“權珉娥13歲被性侵屬實,嫌犯已逮!”網友希望加以重型!
    28歲南韓女團AOA前成員權珉娥,日前在節目上透露國中時曾遭性侵,本人1日透露案件有重大進展,侵害她的嫌犯被逮捕到案,釜山警方也對外證實此事,網友紛紛喊話,盼加害人被處以重刑。珉娥在IG發文透露:其實事情都過15年了,原本早就放棄,很感謝得到身邊很多朋友的幫助,提交給警方不少證據,案件從3月調查至今,國中時期傷害她的嫌犯,已經被抓到,目前移送檢察機關,希望對方得到應有的懲罰,“也盼望以后不要再有像我一樣的受害者出現”。釜山警方向韓媒表示:珉娥的案件在2007年,時間久遠,但搜集當時的人證加以調查
    評論